俞敏洪,彈性地跋扈
  
  他說現在想回歸學術。“讀書時的鉆研精神喪失了,要撿也能撿回來。”他想辦一所完全獨立的私營大學,一個小型的人文型大學,每年招1000多人入校,五年以后,第一批畢業生帶來了口碑,十年以后,校園里坐滿了學生。其中有百分之六七十都是沒錢上大學的農村孩子。
  
  為了這個愿望,他做了一件原本不愿做的事:讓新東方上市。惟其這樣,才能獲得足夠的資金,把他的私營大學支撐起來。然而這樣做的結果是,很多他想做的事情不能做了,因為需要股東們同意。而股東和教育理念之間永遠有沖突。
  
  他是一個在公司上下被叫做老俞或者俞老師的人,如果有內部人叫俞總他會裝沒聽見。這導致一上市他就大喊狀態被破壞了,而現在他則根本不去聽。“愛罵就罵吧,都聽有錢人的意見還活不活了?”
  
  說得這么囂張,但他的表現方式很彈性。他還是會適時照顧股東們的情緒。被記者們采訪得煩了,他也會說:“我們不問了,聊聊天吧。”
  
  俞敏洪最著名的故事就是創業之初,他靠在電線桿子上貼小廣告來宣傳,和居委會大媽、城管斗智斗勇斗情商。甚至有次花了7萬元高價,只為保住新東方門口的吃飯家伙——兩根電線桿子。
  
  而現在,他們的總部大樓在中關村金融中心,而不再是當年小胡同里的違章建筑。他們也更懂得跟政府打交道。
  
  萬通董事局主席馮侖說過一句話:“新東方的成長秘訣:三流文人+痞子精神”。問俞敏洪怎么看,俞敏洪笑說那不光是指新東方,任何做成事情的人都必須這樣。如果是一流文人,早就搞學問去了。“不能說我就是這樣,但是這個意思我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