朗讀者第四期文章內容

  文章:朱自清《背影》

  朗讀者:李亞鵬

 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二年余了,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。那年冬天,祖母死了,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,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,我從北京到徐州,打算跟著父親奔喪回家。到徐州見著父親,看見滿院狼藉的東西,又想起祖母,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。父親說,“事已如此,不必難過,好在天無絕人之路!”

  回家變賣典質,父親還了虧空;又借錢辦了喪事。這些日子,家中光景很是慘淡,一半為了喪事,一半為了父親賦閑。喪事完畢,父親要到南京謀事,我也要回北京念書,我們便同行。

  到南京時,有朋友約去游逛,勾留了一日;第二日上午便須渡江到浦口,下午上車北去。父親因為事忙,本已說定不送我,叫旅館里一個熟識的茶房陪我同去。他再三囑咐茶房,甚是仔細。但他終于不放心,怕茶房不妥帖;頗躊躇了一會。其實我那年已二十歲,北京已來往過兩三次,是沒有甚么要緊的了。他躊躇了一會,終于決定還是自己送我去。我兩三回勸他不必去;他只說,“不要緊,他們去不好!”

  我們過了江,進了車站。我買票,他忙著照看行李。行李太多了,得向腳夫行些小費,才可過去。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。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,總覺他說話不大漂亮,非自己插嘴不可。但他終于講定了價錢;就送我上車。他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一張椅子;我將他給我做的紫毛大衣鋪好坐位。他囑我路上小心,夜里警醒些,不要受涼。又囑托茶房好好照應我。我心里暗笑他的迂;他們只認得錢,托他們直是白托!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,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么?唉,我現在想想,那時真是太聰明了!

  我說道,“爸爸,你走吧。”他望車外看了看,說,“我買幾個橘子去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動。”我看那邊月臺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。走到那邊月臺,須穿過鐵道,須跳下去又爬上去。父親是一個胖子,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。我本來要去的,他不肯,只好讓他去。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,穿著黑布大馬褂,深青布棉袍,蹣跚地走到鐵道邊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難。可是他穿過鐵道,要爬上那邊月臺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兩手攀著上面,兩腳再向上縮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,顯出努力的樣子。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,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。我趕緊拭干了淚,怕他看見,也怕別人看見。我再向外看時,他已抱了朱紅的橘子望回走了。過鐵道時,他先將橘子散放在地上,自己慢慢爬下,再抱起橘子走。到這邊時,我趕緊去攙他。他和我走到車上,將橘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皮大衣上。于是撲撲衣上的泥土,心里很輕松似的,過一會說,“我走了;到那邊來信!”我望著他走出去。他走了幾步,回過頭看見我,說,“進去吧,里邊沒人。”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里,再找不著了,我便進來坐下,我的眼淚又來了。

  近幾年來,父親和我都是東奔西走,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。他少年出外謀生,獨力支持,做了許多大事。那知老境卻如此頹唐!他觸目傷懷,自然情不能自已。情郁于中,自然要發之于外;家庭瑣屑便往往觸他之怒。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。但最近兩年的不見,他終于忘卻我的不好,只是惦記著我,惦記著我的兒子。我北來后,他寫了一信給我,信中說道,“我身體平安,惟膀子疼痛利害,舉箸提筆,諸多不便,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。”我讀到此處,在晶瑩的淚光中,又看見那肥胖的,青布棉袍,黑布馬褂的背影。唉!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!

  1925年10月在北京。


文章:蘇童《自行車之歌》

  朗讀者:胡煒煒

  一條寬闊的缺乏風景的街道,除了偶爾經過的公共汽車、東風牌或解放牌卡車,小汽車非常罕見,繁忙的交通主要體現在自行車的兩個輪子上。這是一部西方電影對七十年代北京的描述,所有人都知道,看到自行車的海洋就看到了中國。

  我父親的那輛自行車是六十年代出產的永久牌。從我記事到八十年代離家求學,我父親一直騎著它早出晚歸。星期天的早晨,我總是能看見父親在院子里用紗線擦拭他的自行車。現在,我以感恩的心情想起了那輛自行車,因為它曾經維系著我的生命。童年多病,許多早晨和黃昏我坐在父親的自行車上來往于去醫院的路上。

  曾經有一次,我父親用自行車帶著我騎了二十里路,去鄉村尋找一個握有家傳秘方的赤腳醫生。我難以忘記這二十里路,大約有十里路是蘇州城內的那種石子路、青石板路,另外十里路就是鄉村地帶海浪般起伏的泥路了。我像一只小舢板一樣在父親身后顛簸,而我父親就像一個熟悉水情的水手,他盡量讓自行車的航行保持暢通。

  這世界變化快——包括我們的自行車,我們的人生。許多年以后我仍然喜歡騎著自行車出門,我仍然喜歡打量年輕人的如同時裝般新穎美麗的自行車,有時我能從車流中發現一輛老永久或者老鳳凰,它們就像老人的寫滿滄桑的臉,讓我想起一些行將失傳的自行車的故事。我曾經跟在這么一輛老鳳凰后面騎了很長時間,車的主人是一個五十來歲的男人,他的身邊是一個同樣騎車的背書包的女孩,女孩騎的是一輛目前非常流行的橘紅色山地車,兩輛自行車在并駕齊驅的時候仿佛也在交談,

  黑色的老鳳凰說:“你走慢一點,想想過去!”

  橘紅色的山地車卻說:“你走快一點,想想未來!”


文章:倪萍《姥姥語錄》

  朗讀者:倪萍

  我生孩子的喜悅姥姥是第一個知道的。孩子有病的消息姥姥是最后一個知道的。不想讓90歲的姥姥再替我分擔這份苦難了,盡管我無論如何是支撐不了的。

  夜里躺在床上,想著姥姥說的話:“天黑了快睡,天亮了快起。”姥姥把人類不可避免的災難稱之為“天黑了”。“天黑了就是遇上擋不住的大難了,你就得認命。認命不是撂下(放棄),是咬著牙挺著,挺到天亮。天亮就是給你希望了,你就趕緊起來往前走,有多大的勁兒往前走多遠,老天會幫你。別在黑夜里耗著,把神兒都耗盡了,天亮就沒勁兒了。好事兒來了預先還打個招呼,不好的事兒咣當一下就砸你頭上了,從來不會提前通知你。能人越砸越結實,不能的人一下子就被砸倒了。”

  我是從孩子病的那個月開始抽煙的,人家說抽煙能幫助消除一些恐懼。第一次點上煙的時候,姥姥相當震驚,知道孩子問題大了。我旁若無人地拿著煙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煙滅了再點上,點上再滅,不大的工夫,家里就像著了火一樣。姥姥咳嗽著,孩子被嗆著,我全然不知。這樣的時刻一般都是后半夜,一家人都睡了,我一定起來,不想讓他們來安慰我。我知道這樣的時刻,房子里還有一個人睡不著,那就是姥姥。我虔誠地祈禱著:“保佑孩子吧,什么我都可以付出,甚至生命。從此讓我什么都看不見,只要保住孩子的眼睛。如果可以交換的話,我一分鐘也不猶豫。”那些日子,我的眼睛真的快看不見了。我奶奶是青光眼,去世的時候雙目失明,我父親、母親晚年也都是比較嚴重的青光眼,日后的我恐怕也在劫難逃。著急、上火、哭,我眼前時不時地一陣模糊、一陣黑,我全都顧不上了,白天跑醫院找專家,晚上坐在客廳抽煙,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個多月。

  姥姥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因為孩子看上去一切正常,又吃奶又尿床,白天咯咯地笑,晚上呼呼地睡。姥姥不問也不說,覺得我不告訴她就一定有不告訴的理兒,她就是這樣凡事先替對方想。姥姥曾試探著勸我別抽煙,我說工作上有愁事兒,等解決了,我就不抽了。放煙的桌子上多了一包花生米,是姥姥放的。想抽煙了,拿個花生米放在嘴里,但接著煙又點上了。一夜一夜,我在客廳里坐多久,姥姥就在她屋里陪多久。

  我們心心相印,可姥姥卻苦于幫不了我,主動提出回老家,是這么多年來第一次主動提出走。走吧,姥姥,我是真顧不上你了。本想讓你在這兒過上一段真正意義的天倫之樂的好日子,實現我五六歲就說過的愿望:“姥姥,等我有了孩子,你給我看著啊。”那時還不到60歲的姥姥笑著說:“嗯,等你有了孩子,姥姥早成一把灰上西天了。”如今姥姥一直活到替我看孩子了。姥姥走前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只是感覺一定是有大事兒,叮囑我:“自己不倒,啥都能過去;自己倒了,誰也扶不起你。”我努力地想和姥姥笑一笑,卻是嘴角往上翹,眼淚往下流,喉嚨里熱得一個音也發不出來。姥姥拍著我說:“你要是救不了孩子,誰也救不了。姥知道,就你行。”

  我開始不哭了,堅強地抱著孩子踏上了去美國的求醫之路,這一走就是十年。每年我帶孩子去復查都像上刑場一般。直至去年,大夫說:“等你結婚的時候再來復查吧,一切很好,祝你好運。”我的淚水涌了出來。“孩子,咱60歲再結婚吧,媽媽再也不想來復查了。”這大好的消息我是多么想讓姥姥第一個知道啊,可惜她走了。

  《姥姥語錄》精彩選段

  “有一碗米給人家吃,自己餓肚子,這叫幫人;一鍋米飯你吃不了,給人家盛一碗,那叫人家幫你。”

  “有好事想著別人,別人就老想著你。你有了好事不想著別人,只想著自己,最后你就剩一個人了,一個人就沒有來往了。一個人一輩子的好事是有限的,使完就完了,人多好事就多。”

  “這就是太陽的好哇,管誰都趕不上它公平,不偏不向,不歪不斜,對誰都一樣,給你多少就給他多少。”

  “一家人是一張臉”,家里人都下意識地愛護著這張臉,有錢的多出錢,有力的多出力,保持著一個常溫。人人都覺得十渡,自由地進出,自由地來往,家是你隨時想回的地方,也是你隨時可以離開的地方,人人都有一把鑰匙,但絕不是負擔。

  “連秋收的日子都不知道緊忙乎的人,那可就對不住春和夏了。到了冬天你就知道這一年算是白過了。”


《至大無外》

  朗讀者:單霽翔

  “紫禁城”三個字:紫,是古人心目中的王者之星,紫微,來自天上;禁,是權利,來自于人,也施之于人。城,是這一片連綿殿宇,在大地上的輝煌建設。

  太和門廣場和它身后的太和殿廣場,構成了紫禁城的重心。廣場,在中國的傳統里,叫庭院。庭院源于古人聚居的居住形式,在共同的空間里,一家人圍攏的不單是安全,更是中國文化里相互關懷、照應和守望的倫理價值和親情。

  皇帝以天下為自己的責任,以國為家,他所住的皇宮庭院也層層相依、緊緊相連,現在成為我們所見到的偉大宮殿。

  這里曾經是皇帝一個人的庭院,體現著天下一人的權威。古代帝王以無限權力在他的家國里俯仰天下,就體現在這一個又一個巨大的空間里。

 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最高的狀態是“意會"的境界。大,意味著多。多,意味著無窮無盡,無窮無盡就是空。既無窮莫測,故實則虛之。實則虛之,是中國人的文化密碼,投射到每個人的心中。


畢淑敏《握緊你的右手》

  朗讀者:趙蕊蕊

  常常見女孩鄭重地平伸著自己的雙手,仿佛托舉著一條透明的哈達。看手相的人便說:男左女右。女孩把左手背在身后,把右手手掌對準湛藍的天。

  常常想:世上可真有命運這種東西?它是物質還是精神?難道說我們的一生都早早地被一種符咒規定,誰都無力更改?我們的手難道真是激光唱盤,所有的禍福都像音符微縮其中?

  當我沮喪的時候,當我彷徨的時候,當我孤獨寂寞悲涼的時候,我曾格外地相信命運,相信命運的不公平。

  當我快樂的時候,當我幸福的時候,當我成功優越欣喜的時候,我格外地相信自己,相信只有耕耘才有收成。

  漸漸地,我終于發現命運是我怯懦時的盾牌,當我叫嚷命運不公最響的時候,正是我預備逃遁的前奏。命運像一只筐,我把對自己的姑息、原諒以及所有的延宕都一股腦兒地塞進去。然后蒙一塊宿命的輕紗。我背著它慢慢地向前走,心中有一份心安理得的坦然。

  有時候也詫異自己的手。手心葉脈般的紋路還是那樣瑣細,但這只手做過的事情,卻已有了幾番變遷。

  在喜馬拉雅山、岡底斯山、喀喇昆侖山三山交匯的高原上我當過衛生員,在機器轟鳴銅水飛濺的重工業廠區里我做過主治醫師。今天,當我用我的筆桿寫我對這個世界的想法時,我覺得是用我的手把我的心制成薄薄的切片,置于真和善的天平之上……

  高原呼嘯的風雪,卷走了我一生中最好的年華,并以濃重的陰影,傾瀉于行程中的每一處驛站。

  歲月送給我苦難,也隨贈我清醒與冷靜。我如今對命運的看法,恰恰與少年時相反。

  當我快樂當我幸福當我成功當我優越當我欣喜的時候,當一切美好輝煌的時刻,我要提醒我自己--這是命運的光環籠罩了我。在這個環里,居住著機遇,居住著偶然性,居住著所有幫助過我的人。

  而當我挫折和悲哀的時候,我便鎮靜地走出那個怨天尤人的我,像孫悟空的分身術一樣,跳起來,站在云頭上,注視著那個不幸的人,于是我清楚地看到了她的軟弱,她的懦怯,她的虛榮以及她的愚昧……

  年近不惑,我對命運已心平氣和。

  小時候是個女孩兒,大起來成為女人,總覺得做個女人要比男人難,大約以后成了老婆婆,也要比老爺爺累。

  生活中就像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一樣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幸運。對于女人,無端的幸運往往更像一場陰謀一個陷阱的開始。我不相信命運,我只相信我的手。

  因為它不屬于冥冥之中任何未知的力量,而只屬于我的心。我可以支配它,去干我想干的任何一件事情。我不相信手掌的紋路,但我相信手掌加上手指的力量。

  藍天下的女孩兒,在你纖細的右手里,有一粒金蘋果的種子。所有的人都看不見它,惟有你清楚地知道它將你的手心炙得發疼。

  那是你的夢想,你的期望!

  女孩,握緊你的右手,千萬別讓它飛走!相信自己的手,相信它會在你的手里,長成一棵會唱歌的金蘋果樹。


汪國真《讓我怎樣感謝你》

  朗讀者:青少年助學基金受助優秀學生代表

  (女)讓我怎樣感謝你?

  當我走向你的時候,

  (男)我原想收獲一縷春風,

  你卻給了我整個春天。

  (男)讓我怎樣感謝你?

  當我走向你的時候,

  (女)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,

  你卻給了我整個海洋。

  (女)讓我怎樣感謝你?

  當我走向你的時候,

  (女)我原想擷取一枚紅葉,

  你卻給了我整個楓林。

  (男)讓我怎樣感謝你?

  當我走向你的時候,

  (女)我原想親吻一朵雪花,

  你卻給了我銀色的世界。

  (男)是男兒總要走向遠方,

  走向遠方是為了讓生命更輝煌。

  走在崎嶇不平的路上,

  年輕的眼眸里裝著夢裝著思想。

  (女)無論是孤獨地走著,

  還是結伴同行,(www.ssxaar.live)

  讓每一個腳印

  都堅實而有力量!

  (合)我們學著承受痛苦,

  學著把眼淚像珍珠一樣收藏!

  把眼淚都貯存在成功的那一天流,

  那一天,哪怕流它個大海汪洋!

  • 朗讀者第四期主題詞、開場白、卷首語
  • 朗讀者第三期文章內容
  • 朗讀者第二期文章內容